本会动态

文章详情页
ZEC(Zcash)的“十月围城”
发布时间:2019-07-04 13:34:46来源:蚂蚁娱乐-蚂蚁娱乐登录-蚂蚁娱乐官网点击:5

  文:雪姣,编辑:梁辰,来源:Odaily。

  在家中坐,祸从天外来。这话用来形容 Zcash 的近日运势或许正合适。

  在上周一个区块链峰会上,德勤、安永的专家在评价 Zcash 时可谓不留情面。先是安永的区块链专家 Byrd 揭了 Zcash 的短,直言其存在隐私交易使用率低的问题。

  如果说这是看空的话,那么德勤的区块链负责人 Davis 则是直接“看死”。

  Davis 称“Zcash 是个失效的项目”、 “它只会走这么远”,并列举了若干论据。

  Zcash(ZEC)中文名“大零币”,创立于 2016 年 10 月,通过 zk-SNARKs 技术可实现全面的匿名交易,和 Dash(达世币)、Monero(门罗币)并称三大匿名币。

  但出世两年来,Zcash 似乎一直活在 Dash、Monero 的光环之下,在链上活跃地址数、交易量等各项指标中落在人后。往下,则有新一代匿名币 Grin 的围追堵截;第二大公链以太坊又多次展露采用 zk-SNARKs 技术的野心,届时若掀起用户争夺战,也不无可能。

  巧合的是,在被德勤“看死”的第二天,ZCash 项目的开发公司 Electric Coin Company 披露了其 2018 下半年透明度报告,其中 300 万美元的财务赤字十分扎眼。

  可以想见,Zcash 在隐私币江湖中正四面楚歌。这些机与危孰真孰假,Zcash 又还能走多远?

  5 月 13 日的一个区块链会议上,德勤“链改”业务的主管 Tim Davis 语出惊人,“Zcash 是个失效的项目”、 “它只能走这么远”,他说。

  先来看 Davis 给出的几点理由。

  首先,Davis 认为 Zcash 的一项技术设置——多方安全计算(MPC)是一种“内在缺陷”。

  该设置的主要用途是,在 Zcash 生成过程中需要来自多方的算力进行验证,以防止恶意行为人滥发 Zcash。

  但 Davis 对这一过程表示担心,“这需要我们去相信这些验证节点不作恶、不滥发 Zcash。但对于一个严肃的投资者来说,使用一种需要相信执行人的技术,对用户而言成本和风险太高了。”

  在这一方面上,Davis 更认可门罗币的设置,“门罗最近更新的功能支持用户检查循环供应。如果有人在增发 XMR,其他用户就会看到。”

  Davis 抨击 Zcash 的第二个理由是对匿名币这一领域的挑剔。

  他认为,区块链的隐私保护仍然存在争议。“对于企业来说,是完全匿名还是仅仅匿名交易,这都需要考虑。企业引入隐私设置会给监管带来麻烦,自然也就给自己带来麻烦。”

  基于以上种种,Davis 认为,当前价值 70 美元一枚的 ZEC 并不值这个价。他相信这是具有币圈特色的估值结果,“在数字货币市场上有大量的从众资金。人气决定你能吸引到多少资金。由于 Zcash 项目进展快、推出及时,所以尽管资产本身并不怎么样,它也拥有大批的追随者。”

  Davis 立场分明,同行亦有同感。

 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代表 David Byrd 又揭了 Zcash 的另一个“伤疤”。Byrd 说道,用 Zcash 进行隐私交易的成本相当昂贵,这也让 Zcash 上的大部分交易都没有使用 zk-SNARKs 技术。

  zk-SNARKs 即零知识证明机制,是 Zcash 的核心技术。零知识证明既能充分证明自己是某种权益的合法拥有者,又无需把有关权益的信息泄露出去——即给外界的“知识”为“零”。这种证明,能让交易的双方隐匿掉交易地址和金额。

  当然,在 Zcash 中隐匿性是作为可选项而存在,用户在交易时也可以选择不隐匿地址和金额。

  Zcash 区块浏览器显示,过去一周,Zcash 隐私交易数约占总交易数的 9%,隐私交易额占总交易额的比例甚至更低——还不足 1%。

  这对于一个除了隐匿交易外并无所长的项目而言,的确不是个好消息。

  令人惊愕的是,除外部人员的质疑声外,ZCash 项目的开发和运营公司 Electric Coin Company 次日也站出来“自曝家丑”。

  5 月 14 日,Electric Coin 发布 2018 年下半年透明度报告,详细介绍了公司的财务状况和资金使用情况。

  根据报告,Electric Coin 公司在 2018 年下半年度共收入 3.675 万枚 ZEC(来自挖矿奖励),以当时 ZEC 均价 60 美元/枚计,Electric Coin 在此期间的总收入为 220.5 万美元。总支出为每月 70 万美元/月,半年也即 420 万美元,外加额外的推广经费 93 万美元。显然,Electric Coin 2018 年下半年亏空了近 300 万美元。

  Electric Coin 2018 年下半年的支出类别

  正如 Electric Coin 在报告中写的那样,公司正处于亏损运行中。

  在 2018 年上半年,Electric Coin 入不敷出的问题就已显现出来。到了下半年,这一赤字还在扩大,只能从公司资产中拿钱补贴。相较于 2018 年 6 月,而今公司的账面资产折合 500 万美元,少了 225 万美元。

  为了让 Zcash 项目能正常进行研发投入、工程开发和应用落地,Electric Coin 不得不为此采取行动。

  在报告中,Electric Coin 给出了应对方案,其表示,从今年 6 月开始,将减少 ZCash 创始团队的薪酬奖励,并从 Zcash 基金会中拨款,每月为公司提供 38 万余美元的运营经费。

  除了自身隐私交易使用率不高、经费不足的尴尬处境外,Zcash 在隐私币江湖中也腹背受敌。

  虽然和 Monero 和 Dash 同为三大匿名币,但晚出生两年半的 Zcash 弱势十分明显。

  在市值上,其仅有 Dash 市值的 1/3。在知名度和应用率上,Zcash 亦居于人后。

  Blocktivity.info 数据显示,Zcash 过去 7 天的日均链上活跃度在所有区块链项目中排名 25,链上活跃地址数为 4459 个,仅为 DASH 的 40%,交易量甚至不足 DASH 的 1%。

  另,根据一份对支持数字货币网站的统计,目前支持 Zcash 支付的网站有 34 家,均落后于 Monero 和 Dash。

  发展近 2 年的 Zcash 不仅没能“成功上位”,还要“提防”匿名币的新贵——Grin。

  Grin 在今年年初曾风靡海内外数字货币投资圈。其设计机制和比特币有诸多相似之处,如项目由匿名人士发布;项目没有预挖矿和 ICO。初始分配公平透明;同时,Grin 还比比特币更加隐私,其采用的隐私协议 Mimblewimble,能让其拥有 Zcash 同等的隐匿功能。

  尽管以 Grin 当前的市值和知名度还不能危及 Zcash,但人们对更创新、更去中心化的项目的追求几乎是必然的。

  在近忧之外,摆到 Zcash 眼前的还有一个“远虑”。在 2017 年以太坊进行的“拜占庭”硬分叉中,曾想将 zk-SNARKs 技术“收为己用”、放到以太坊上,但后来随着技术路线的调整而作罢。即便如此,以 V 神对 zk-SNARKs 的推崇,其仍坚持要在以太坊 2.0 中添加这项技术,以支持匿名交易。

  届时,作为 zk-SNARKs 协议“长子”的 Zcash,又该如何与世界第二大公链争夺用户呢?

  尽管遭遇诸多不顺,但或许这正是一条公链不断成长、发展的必经之路,就同以太坊一样,市场并不因它一时受挫而失去信心。

  从市场表现上看,投资者对于 Zcash 的信心并不受“四大”专家的点评、运营团队的窘境而遭到打击。

  过去一周内,Zcash 作为主流币之一,随着比特币这块大饼发生数度起落,总体而言周内仍收获 20% 的涨幅。

  在技术上,稳扎稳打的 Zcash 团队亦在持续升级技术中。

  去年 10 月, Zcash 启动了近年来比较重大的一次升级(代号“Sapling”树苗)。

  此次升级不仅引入了新的地址来提升匿名性,还让匿名交易的区块确认时间和占用内存显著降低。

  在升级之前,发起匿名交易的交易时间为数十秒,交易占用的内存达 3 GB。到了 Sapling 时代,发起匿名交易所需的内存下降到约 40 MB,时间也缩短到一秒之内。也就是说,此前需要高性能电脑才能完成的事,现在可以在手机、平板等移动设备上实现了。这为匿名交易的普及扫除了一大障碍。

  至今年 10 月份,Zcash 将启动路线图中最后一个版本的升级——Blossom(开花),亦能在可用性上加分。

  根据规划,Blossom将支持添加 BOLT(一种链下的轻量级交易,类似闪电网络)技术,届时 Zcash 将能更好地服务轻钱包用户,使支付获得隐私安全的同时也更加快速便捷。

  纵观其技术发展历程,评级机构 TokenGazer 给出的评价是“团队开发路线图清晰明确,计划完成度较好。“ 或许正是这一”靠谱“的特性,摩根大通(JPMorgan)银行很早之前就和 Zcash 的开发团队达成合作,让后者为该银行的企业级区块链 Quorum 提供隐私设计。

  谋事在人,Zcash 的后事如何,或许就取决于这支团队了。